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eijun6218

 
 
 

日志

 
 

一个让党蒙羞的任彦芳入党程序  

2010-03-01 09:22: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长假,一日,闲来无事,到家门口的书店闲逛。在书架上有一本书的名字吸引了我,书名是《焦裕禄身后------我和兰考的悲喜剧》,作者是一个叫任彦芳的。由于读者不多,我便翻阅起来。在读到任彦芳描述自已入党过程的时候,出于一名共产党员的敏感,我发现任彦芳的入党程序与《中国共产党章程》的规定严重不符,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公然践踏党章、欺骗党组织的伪入党。更让人震惊的是纵然有开封地委、兰考县委的主要领导参与其中,而且是以还债的方式发展任彦芳入党的,这恐怕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做为一名党员,我有责任和义务公布这一严重违犯党纪的事件。

 任彦芳是谁?我在百度搜索了一下,这一搜不要紧,还真吓了我一跳,他竟然是一位离休干部,早年还发表过长诗《焦裕禄之歌》和《钻塔上的青春》,近年来也不断有批判毛泽东、焦裕禄、张钦礼的作品在网上贴出。别的我不了解,不敢妄加评论,但对任彦芳自己描述的入党经过还是要进行无情揭露的。

 任彦芳在书中这样写到:“1966年3月,兰考四清工作队支部通过了我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申请,实现了我从少年参加革命的愿望,我的入党志愿书上报四清分团党委后,党委讨论批准了。我本来想回到长影后,我的组织关系会立即转到长影的,没有想到由于兰考提前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四清分团的档案在动乱中丢失,我便没有成为共产党员。” 在这里,我发现一个问题,或者是任彦芳遗漏了一个不该遗漏的问题,那就是整个宣誓的仪式没有。入党是严肃的,入党仪式是神圣的。而任彦芳连一个最基本、也是最神圣的入党仪式也没有,就更别说什么领誓人和监誓人了。再来说一下文革的发动时间,众所周知,文化大革命发动的标志是:1966年夏,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中共中央先后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八届十一中全会,发出开展“文化大革命”和《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标志着“文革”的全面发动。而基层的文化大革命显而会更晚,我请教了兰考的几位文革的亲历者,他们都十分肯定的记得兰考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于1966年12月。我就不明白了,任彦芳如果不是老年痴呆症患者,怎么可能“清楚”的记得兰考提前开始了文化大革命?又怎么可能会发生“四清分团的档案在动乱中丢失” 的奇闻呢?一个还没有发动文化大革命、更谈不上动乱的兰考,把这么重要的档案弄丢,是不是档案的管理存在严重的漏洞呢?是不是再查一下当年只有任彦芳一个人入党?或者同时入党的其他人的档案也一并丢失?另一个让人费解的是,任彦芳等他的组织关系怎么一等就是十几年?这期间任彦芳就不会通过长影党委询查一下兰考县委吗?

 更荒唐也是更可笑的是,该书206页任彦芳这样叙述了他终获党籍的来历:“开封地委和当时划入商丘地区的兰考县委专门研究如何还欠我的账,落实我的党籍问题。研究结果是:从河北重新调来我的档案,由兰考县委负责,把当时的入党介绍人李承业、王良志找来,重新填写入党志愿书,按当时的情况重新填写介绍人意见和支部大会决议,但四清分团早已消失,如何办?由兰考县委作出决议,说明这张表为何重填的原因,然后签署县委意见。” 我不知道开封地委为何帮助商丘地区借调已是河北文化厅专业作家的任彦芳?又怎么会和不是同一地区的县委研究一个人的入党问题?堂堂一级的开封地委和另一地区的兰考县委,去还欠任彦芳的债?试问:是党欠下的党债吗?如是党债,那就要作出专门的决议或者决定,郑重的予以平反昭雪。如是个别人欠下的人情债,竟如此胆大妄为的拿组织原则做交易,是不是其背后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另一个重要的疑点是:入党介绍人只能在新填的表中签署介绍人意见,而根本无权签署支部决议。而其介绍人不但签下了自己的意见,而且连支部决议也一并代签,真是贱踏党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我们知道,四清工作是阶段性的,其党委以及下面的支部都具有临时性质的;既然兰考四清分团党委已经消失,怎么到了1980年还有四清的支部存在呢?兰考县委何不来个直接发展,何必再绕那么一个大弯?

 任彦芳接着写到:“这样,我的入党时间,刻下记忆里的是1966年3月4日支部大会通过,党委何时批准就说不清了,县委研究决定为党的诞生日那天。党龄从1966年7月1日算起,没有预备期,我照党章,补交了从1966年7月1日至1980年10月的党费。” 可悲的兰考县委,工作只要稍微细一点,就完全可以搞个明白。第一、当时四清分团党委的成员是否都集体不记得批准任彦芳入党的时间了?第二、1966年又不是我党处于艰苦的战争年代,要想找到当时参加会议的人很容易,兰考县委找没找当时四清分团党委主要成员核实任彦芳入党时是如何表决的?第三、即使支部通过,党委就肯定批准吗?党委批准没批准任彦芳入党?一个连党委何时批准都说不清的人,怎么就肯定自已入党了呢?试问任彦芳,你在鲜红的党旗下宣誓了吗?

 一个四几年就参加革命的老同志,怎么到了1966年在原单位还没入党?反而千里迢迢跑到兰考来要求入党,这很不正常。从1966年到1980年怎么还没入党?又跑到开封地委和兰考县要求还他的债?这更不正常。1980年时期的开封地委和兰考县委,你们知道1966年以前任彦芳在长影的表现吗?你们知道1966年以后的任彦芳的表现吗?一句话,你们外调了吗?仅仅将其档案调来,这符合发展党员的基本要求吗?档案能说明一切么?我就不明白,仅仅以长影作家的身份在兰考参加四清工作、或者叫体验生活几个月的任彦芳,就值得开封地委和兰考县委不惜违犯党的原则,不惜贱踏党的章程,公然以党的委员会的名义如此发展党员,让党蒙羞,也让我汗颜。

 一个在河北文化厅工作的人,1980年被开封地委借调到属商丘地区管辖的兰考县,我怎么越弄越糊涂。这在隶属关系上也不对呀?开封地区和商丘地区是平行关系,共同隶属河南省,怎么着也应有商丘地委借调任彦芳,然后再派往兰考,这才说得通呀。怎么可能会发生如此奇怪的事情呢?毛主席说过: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哈哈,今天认真了一回,买下这本书,回去好好“拜读拜读”。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