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eijun6218

 
 
 

日志

 
 

杨捍东:焦裕禄通讯真实性的最早调查者  

2009-10-13 10:29:57|  分类: 原始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口述 杨捍东

我是1966年开封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的大学生。毕业时刚好文化大革命开始。

焦裕禄的事迹发表也是在1966年。在全国学习焦裕禄的同时,兰考已经开始批判张钦礼了。北京的串联学生在兰考贴出大字报,批判焦裕禄通讯是一株修正主义大毒草,中央感到很震惊:兰考县委不认可焦裕禄的形象,如果报道失实,将是重大的政治事故。

国务院让河南省委调查解决,河南省委将调查任务交给开封师范学院,学校又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了。为什么交给我呢?我在学校是年级班长,《红旗报》、《青春报》两个学生报的主编,在19668月曾调查开封卫生部发生的一起镇压文化革命的案件,在开封市引起轰动。可能是这个原因,学院领导认为我在调查上有点能力。

107号 上午,我一个人到河南饭店。河南省副省长王维群的秘书王德英叫我先熟悉材料,他说下午王省长直接跟你谈。结果下午又是王德英来了,说“王省长实在脱不开 身,让我转达他的原话”。我记得主题涉及三个人,第一个是焦裕禄,焦裕禄事迹究竟是不是真实的。第二,张钦礼这个人是个什么人。第三,周化民究竟是个什么 样的人。省委的态度很严肃:“你们调查要客观再客观,详实再详实,不能带一点水分,不要先入为主,如果调查出了错误,严惩不待。” 我请王德英转告省长:“虽然兰考就在开封以东,近在咫尺,但我从没去过,我在那里无亲无故、无恩无怨,我不会先入为主。调查报告写得水平如何,这是我的能耐问题,但我绝对不会带什么框框。”

调查小组一共有四个成员。两个女同学,还一个化学系跟我同届的男生。我是组长。我们都是共青团员。1010号我们就直奔兰考了。

到 了兰考,先找县委书记周化民,叫他介绍介绍焦裕禄的情况,周化民说我来兰考不久,这事情我不清楚,你找别人吧。拒绝谈任何事情。接着找刘呈明,他是焦裕禄 时候的县委副书记,上午找他上午不见,下午找下午又不见,晚上隔着帘子,我看到他在帘子里面,就贸然进去了。也是请他谈那张大字报的情况。我问:报道里写 的焦裕禄事迹究竟是不是假的,刘书记你给说说。他说老焦这些事情我都不太清楚,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报道的,假的啊真的啊我说不来,无可奉告。

我又找除三害办公室的人,他们对这个问题非常清楚。县委干部唯独没见到张钦礼。他跟焦裕禄的夫人徐俊雅上广东介绍焦裕禄事迹去了。

我们到焦裕禄生前树立的四面红旗大队开座谈会,请群众回忆焦裕禄,谈对焦裕禄事情的看法,重点是针对两张大字报,看情况到底实不实。凡是群众发言都按原话记录。

两 张大字报揭出的“不实之处”只有一个是实质问题:马福忠问题。大通讯说马福忠是烈士,大字报说不对,他是叛徒。我在兰考借了一辆自行车,骑车一百多里到马 福忠的家乡,山东省曹县,那里跟兰考交界。我找到公社大队的支部书记,问马福忠究竟是叛徒还是烈士,他说这个问题我跟你说你也不信,你去找马振清,他是抗 日战争时期八路军鲁西南保全大队的政委。于是我又找马振清,马振清说:“这个问题我看到大字报都非常气愤,马福忠被敌人杀了,头割了,肠子挂在树上,张钦 礼说的不错呀,现在人家家属还享受烈属待遇,他的坟就在这东北十几里地,有他的烈士碑在那,不信你去看看。”这时已经是傍晚,我打听一路,到南门外,找到 马福忠的墓,天已经全黑了。我把火划着,看到墓碑上明明确确的有“烈士”两个字。我很恼火啊,人家是烈士你说是叛徒!

我们四个在兰考调查了30多天,前后跑了几十个村庄,1117号左右在河南省委招待所集中。原始记录一共有13个笔记本。根据这些记录,我写了关于焦裕禄事情真伪的调查报告。用复写纸誊写,一共两份。一份还是送到河南饭店,由王德英转交省委,另一份由我带到北京,在中南海西门,交到国务院办公厅了。

我们的调查报告没有任何个人恩怨,结论是:大通讯翔实无误,张钦礼应该是焦裕禄的亲密战友之一,周化民在报道之后说长篇通讯不真实,不组织学习焦裕禄,应该是组织原则的错误,应该受到批评。

 

196612月,我再次来到兰考,这时兰考已经成两派了。县委人委干部成立了卫东林焦司令部,还有一个卫焦司令部以四面红旗大队的社员、兰考县贫下中农为主,辩论的焦点就是焦裕禄的事情是真是假,驳斥大字报和宣传大字报,弄来弄去谁也不敢反对焦裕禄。

我刚从北京回来,华东师大、华东纺织工学院的一部分学生也串联来到兰考,他们对我说:“你必须发表声明收回你的调查报告。”我说我不能收回,也算一家之言吧,我没有说瞎话。

农村文化革命是12月才开始的,但在兰考,张钦礼七八月份就挨斗了。四清运动时,就说张钦礼“四不清”,文革一开始,兰考四清工作团摇身一变又成了文化革命领导小组,接着批张钦礼。

1967129号,兰考县公安局和兰考支左部队对张钦礼及其拥护者、卫焦司令部进行了一次大逮捕,1200多人入狱。220号,我也被抓了。抓我的名义是:杨捍东是国名党中校军官。连捆我的人都感到疑惑:这个年轻孩儿咋的会是国民党中校呢?就是当国民党的兵他也不够年龄啊。

我从220号关到520多号,始终带着脚镣,给张钦礼陪绑陪斗100多场。就因为我给中央写报告肯定了焦裕禄大通讯,肯定了张钦礼。

我 第一次过堂,开封分区副司令员李地山审我。因为他们说瞎话,说我是国名党中校军官,李地山想会一会。两个人把我架过去了,李地山在那坐着:“我叫你们领杨 捍东你们怎弄了个这啊!”“李司令员你不是叫杨捍东吗?是啊。这就是杨捍东。”李地山当时眼睛直愣了一分钟。在他设想里,至少有个四十多岁啊。可能他是认 为弄错了,但是他不认错。他问我:“杨捍东你为啥给兰考文化革命划框框定调子?”我当时反问了他一句:“李司令,以你的职务和权力,你能给一个县的文化革 命划框框定调子吗?”下一句我没说:我是个学生我咋能敢呢。他又说:“那你为啥写那个球报告,攻击周书记?”周围的人说,这个人顽固得很,修理修理他吧。 把我架到一个大屋,地上铺一领席,把我打得鼻孔流血,李地山也过去了,周化民也在场。我说:“李司令,你管不管打人啊?”李地山说:“你给我跪下!”我想我可能活不成了,就说:“李地山,老子要死在你手里就不说了,要是不死,我不会跪你的!”他们就一直把我打昏过去。

420号我开始给张钦礼陪绑陪斗。一天批斗两场三场,刺刀都交叉抵在脖子下面,每天吃罢早饭就捆起来,一直到天黑才松绑。捆的时候就是打的时候,用脚踹,用绳子打,张钦礼三个手指头都骨折了,耳朵打聋一只。我的耳朵也打聋一只。

   后来周总理下令将张钦礼从狱中送到北京,中央对河南问题表态,说兰考卫焦司令部是群众革命组织。张钦礼回到兰考被任命为兰考县革委会主任,从监狱中放出被秦一飞、周化民、李地山他们逮捕的1200多名干部群众,着手继续实施焦裕禄生前制定的除三害规划。据说周总理对张钦礼有交待:“回去要下大力气抓革命促生产,由大乱走向大治。”

我那时已经回了开封。19682月正式到兰考县委工作。为引黄灌淤,张钦礼带着我们勘察河道,步行三个月,来回两趟,走到哪儿在哪儿住,中午都是自己带点干粮拿点水。

结婚的第三天我就下农村劳动锻炼,身上晒得都是泡,褪了一层皮。1969年一年,我就改变了所在大队的缺粮面貌。那个队穷得,从没向国家交过公粮,我弄科学种田,麦子种好了,立即翻身。我在那住12个月,县里调我回去当水利局长,走的时候大队老少送我十八里地。

黄河防汛,我每年都是兼防汛指挥长。兰考黄河大堤60多华里,任务很重。1975年那一年,最小流量每秒7500立方米,最大的流量是12500立方米,我没有惊动地区也没有惊动任何人,依靠老百姓的力量,黄河安全度汛。

兰考张钦礼断续主政八年,改造沙荒盐碱地二十多万亩,几十个县、社工厂白手起家,填补了兰考历史上没有工业的空白。197711月,正当张钦礼向两个县委副书记公开叫阵,看谁先把自己所包的陇海铁路两侧的三个公社致富,三个人挑战正酣的时候,他被悄然撤职了,接着隔离审查、逮捕判刑。

1979年,我也随之被捕。审我批我的内容还是:给中央那个调查报告是咋写的,为啥要写。

1985年出狱以后,我种了24年的地。有时候卖个鸡蛋。现在生意也做不成了。我也不是做生意的料,扣扣嗖嗖咱也不会。到现在我也不明白,把我们抓起来究竟所为何来?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