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eijun6218

 
 
 

日志

 
 

旧伤未平新创深(六)  

2009-09-13 13:0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章

                              欺世盗名,必为世人不齿

  《新史学》丛书的策划人向继东先生说得好,不能打着史学的旗号,兜售私货。对历史保持一种温情和敬意,并且要有一个基本的底线,即使不能全说真话,也决不说无根据的假话。

   任彦芳的《谎》书,从头到尾都没底线可言,凡涉及到写兰考的部分,毫不夸张的说,翻开它的每一页都能看出是无耻的谣言或是无知的笑话。

 《谎》书中的任彦芳,首先是个政治上早熟,并且一生都是正确的政治家和思辨家的形象。学生时代反右时,他差点被划右派;反右倾,他被划为右倾;到兰考探亲不几天,就发现焦裕禄是典型,就要创作焦裕禄的电影剧本;文化大革命中,在长影被审查,批斗许多年,到兰考看一眼朋友,只说句含糊话,就被兰考人记黑材料。满世界都是洪水猛兽,独他是正人君子。他认为,在被眼前当政者否定的各种政治生活中,受压就正确,有功,受压越重,功劳越大。他拼命把自己打扮成受害者。

   是这样吗?在兰考,我们这些一直在县委和科局工作的人都很少听说任彦芳这个名字,更别提工农群众,我们直到现在也没见过他的尊容,能有哪个人去因为他执行正确路线打他的小报告、整他的黑材料?至于他在北大、长影如何因正确而挨整,只有北大、长影的当事人去宣扬他的功德了。

 《谎》书中不时出现任彦芳担纲写焦裕禄剧本的情节。从焦裕禄一去世他就要写,四十多年了,他的剧本在哪里?能拿出来一片纸也行嘛!他拿不出来,他纯粹在让别人误认为他是个“剧作家”!

 《谎》书中很多处显示他在兰考胡集村搞四清的政绩,他与当地农民的深厚感情。其实胡集的一千多口人,只有两个人不腌臜他。他和周化民在胡集蹲点时,搞的完全是打击一大片的极左行为。他们把大、小队干部全都打倒,连生产队记工员都不放过。《谎》书中任彦芳编的顺口溜:“胡支书,李支书,砍桐树,盖瓦屋”中的“胡支书”胡安民,是土改干部,旧社会苦大仇深,焦裕禄在兰考时曾让他到大礼堂诉苦会上诉说家史,并在胡集搞泡桐育苗基地,现在人们参观的那棵“焦桐”就栽在胡集大队的土地上。四清时胡安民家六口人挤在两间破草房中,被夺权清理半年后,工作组宣布他为“四清干部”仍任支书,胡安民伤心不干,其它大、小队干部也同样伤心不干,使工作长时处于瘫痪状态。兰考文革刚开始,胡集农民就用架子车拉着三百多棵碗口粗的死桐树,到兰考大街吆喝周化民:焦裕禄在胡集搞路林规划时,对散长在地中眼看成材的桐树不让挪动,他说,先顾吃饭,后顾好看,眼看成材,挪死可惜。周化民、任彦芳他们到胡集后,强迫社员把地里散长的桐树移栽到路上,结果挪死三百多棵。

《谎》书中,任彦芳多处自称他是作家,什么“他是与兰考息息相关的作家,”“唯一与焦裕禄相熟悉的作家”,他从长影到河北,是河北“招贤纳士”所致,等等,凡是光芒四射的桂冠,粘不粘他都往自己头上一个劲儿地硬戴,他还开列他的作品书目,吹嘘教育意义多大多大。我们认为,作家应该是读者对写书人的敬称和美称,而不是写书人的自称。称得上作家的作品,无不是立意高远,脉络清晰,情节连贯,语言生动,让人获教受益,令人手不释卷。任彦芳别的作品我们没见过,这本《谎》书,因它涉嫌侵权,不得不看。总的印象是:立意卑下,脉络混乱,情节前后矛盾,不能自圆其说,语言晦涩,故作高深,味同嚼蜡,不堪卒读,硬要拉到台面上点评,四个字可以概括:狗屁不是!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写荐词的先生,不作深入调查,不了解真实情况,就看好此书,吹捧的肉麻,不知何意?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