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eijun6218

 
 
 

日志

 
 

解放前夕,单线联系人牺牲—— “潜伏者”党员身份“尘封”60余载 老人去世后,他的入党地党组织认定了其党员身份   

2009-07-12 18:45:17|  分类: 原始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dahe.cn 大河报 A08 河南社会 2009年07月04日

解放前夕,单线联系人牺牲—— “潜伏者”党员身份“尘封”60余载 老人去世后,他的入党地党组织认定了其党员身份  - 黄河流欲 - 张钦礼真相研究

0704a0801.jpg

解放前夕,单线联系人牺牲—— “潜伏者”党员身份“尘封”60余载 老人去世后,他的入党地党组织认定了其党员身份  - 黄河流欲 - 张钦礼真相研究

0704a0802.jpg

  核/心/提/示

  他1941年入党,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打入敌人内部从事地下工作。但是,就在全国解放前夕,与他保持单线联系的入党介绍人不幸牺牲,他从此与党组织断了联系。建国后,他为回归党组织奔波了67年,他怀着对党的无限眷恋离开了人世。他的儿子苦苦寻求父亲党籍的证据。终于,2008年10月,在山东省曹县桃源镇,他的入党地,当地党组织认定了他共产党员的身份。这位老党员叫师绍宗,兰考县南彰镇后城子村人。

  □记者周斌实习生马青竹文图

  “父亲,今天是建党88周年的纪念日。我选择这个日子告诉您这条迟来的喜讯:您一生执著追寻的党组织终于重新向您敞开了怀抱。”今年7月1日,66岁的师纪生在父亲师绍宗的遗像前,含着热泪告慰父亲的亡灵。他清晰地记得,2004年12月24日,父亲在弥留之际说:“我是真正的党员,死后接我回家(老家共产党组织),一定补足党费……”

  掩护领导火线入党

  讲述起父亲师绍宗的坎坷一生,师纪生心潮澎湃。1919年,师绍宗出生在兰考县南彰镇后城子村。在抗日运动中,他弃学从军,当上了上尉文书。

  1940年秋,他回家探亲。好友徐西朋、仁兄蔡子平、表兄户清云三位地下党负责人在谈话中向他讲述了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及革命方略,他毅然投奔共产党。

  1941年春,日寇对鲁西南根据地进行扫荡。当年8月,日伪顽三股敌人对考城县委所在地——五大庄一带进行清剿。考城县地下党组织13位县领导干部被敌人追捕,县委决定找一个最可靠的地点,把同志们掩护起来。县委把任务交给了大砦区副区长户清云。

  户清云和考城县政府党组书记兼县大队长李荣村、县委副书记徐宗雨、组织部部长马振清等13位同志来到兰考县南彰镇后城子村,师绍宗随即把13位同志藏进自家刚盖好的三间草房内。

  一天,土顽军特务大队长马宏图带着十几个荷枪实弹的特务兵来找他催粮款,马看见他的新草房,不怀好意地说道:“绍宗弟,几天没来,你啥时盖起了新房子?里面收拾得咋样?让你嫂子搬来住几天如何?”边说边向草房走去。千钧一发之际,师绍宗厉声说道:“你说这是啥话?当着这么多弟兄的面小看于我!你家的楼再高我不眼气,我没钱盖楼算我没本事,这与你何干?咱井水不犯河水,你享你的福,我受我的罪,有正经话快说,没正经话快走!”马宏图被说得尴尬离去,草房内的同志们屏住呼吸,无不为师绍宗的沉着机智暗挑大拇指。

  就这样,师绍宗掩护大家半个月,13位同志安全脱险。李荣村根据师绍宗的要求与表现,向户清云建议:介绍师绍宗火线入党。在山东曹县桃源镇户庄村户清云家中,师绍宗宣誓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的支部书记是户石勇。此后,李荣村等县领导常在师绍宗家办公,他家成为敌占区中一小块红色根据地。

  与组织失去联系

  师绍宗正式从事地下工作是在1945年,当时组织委任他潜入敌人内部获取情报,并指令他与入党介绍人户清云单线联系。师绍宗经人引荐,进入伪县联队当了一名文书,套取了很多重要情报。

  日寇投降后,他服从组织安排仍以文书和文化馆馆员的身份留在国民党县政府,继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47年2月,师绍宗从叛徒手中营救出蔡尚友、蔡尚智、蔡尚裕、蔡成道4位战友,又从敌人手中救出了本村27名革命积极分子。1948年春节,户清云传达县委书记徐宗雨的指示,任命师绍宗为县政府第一科科长。眼看胜利就要来了,1948年4月12日,县里发生一次敌我力量悬殊的“白楼合击”激战,战斗中,徐宗雨和户清云不幸牺牲。

  户清云的牺牲,让师绍宗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他共产党员的身份也从此“尘封”。

  “身份不纯”历经磨难

  1948年10月,兰考县解放,师绍宗到开封市一家修车厂当了名修车工人,同时开始寻求回归党组织的渠道。1949年,蔡尚友担任了后城子村的村支书,他找到蔡尚友,蔡尚友表示,只能证实他参加过革命,是革命同志,无法证明他是党员。

  1951年全国“镇反”运动开始,师绍宗因“身份不纯”被公安人员押进监狱,并列入被镇压罪犯名单,眼看就要被执行枪决,任考城县代理县长的张钦礼在镇压罪犯名单上看到了师绍宗的名字,张钦礼当即将师绍宗释放回家。师绍宗不认识张钦礼,更不知道是张钦礼救了他。

  原来,师绍宗的战友徐西朋曾在南彰镇任区委书记,在调整工作时,张钦礼接任徐西朋一职,从他那里张钦礼了解到了师绍宗的革命经历。师绍宗刚被释放几天,张钦礼就任命他为县文化馆馆长,可是性格倔强的师绍宗并没有接受这份工作。他说:“党员的身份还未得到证实,这份工作不能接受。”于是他又回到了修车厂。

  1963年冬天,“四清”运动开始,师绍宗被扣上“反动地主分子”的“帽子”。公社上报县公安局将他批捕,被拘禁的第7天,张钦礼在审查罪犯批捕名单时,又发现了师绍宗的名字,张钦礼再次将他释放回家。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红卫兵给他戴上三顶“帽子”,每次批斗中他都被当做典型拉去游街。一次,全公社召开“万人批斗大会”,他的儿子师纪生被列为“可教育好子女”也参加了大会。造反派头目对师绍宗说:“师绍宗,你老实交代你的反动罪行。”师绍宗将自己参加革命的历史向参加批斗大会的数千名群众道来,他不平凡的经历感动了很多群众。

  带着遗憾离开人世

  1976年,师绍宗家盼来了粉碎“四人帮”的喜讯,党的十届三中全会制定了拨乱反正的政策,让他看到了曙光。

  他四处寻找那些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老战友,不断向有关部门申诉,但是党籍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1990年5月,兰考县政府的工作人员带着一份关于恢复师绍宗同志“情侦人员”身份的通知书及由开封市公安局支出的1500元一次性生活困难补助费来到师绍宗家。那一天,是他最开心的一天,他在家里摆了三桌酒席,请来了村里所有的党员及曾经为此事帮助过他的人,他为大家敬酒,并向大家表示感谢。

  2000年,得知兰考县“焦裕禄烈士陵园”展览大厅特需一辆“飞利浦”自行车作为焦裕禄遗物之一用于展览时,师绍宗毫不犹豫地把自家一辆珍藏了60年的英国产“飞利浦”自行车无偿捐献给了国家。现在,焦裕禄陵园展厅里的“飞利浦”自行车就是当年师绍宗捐赠的。

  2000年12月,张钦礼作为兰考县的老领导参加了老干部王志新的追悼会,当他看到师绍宗为这位老战友写的挽联时喜出望外,立即派人联系到了师绍宗。在追悼会上张钦礼与师绍宗一见如故。张钦礼向兰考县四大班子领导介绍了师绍宗的革命经历及建国后长期蒙冤和企盼回到党组织怀抱的强烈愿望。当时的兰考县委领导指示南彰镇党委尽快提交关于为师绍宗恢复党籍的报告。

  2000年12月,张钦礼及南彰镇党委组织委员孔复臣为师绍宗做了党籍证明,并将证明递交给了兰考县委。2002年,经兰考县委研究同意,县委组织部按中发(1982)24号文件精神向市委组织部上报了“关于为师绍宗同志恢复党籍的报告”。但这一报告因种种原因未获批复。

  2004年3月,当时的开封市委组织部领导要求干审科和兰考县委组织部拿出意见,干审科最后处理意见为:“在师绍宗原落实‘情侦人员’案卷中未涉及到入党记录,故师绍宗只能按照重新入党处理,不要预备期。”

  师绍宗难以接受“重新入党”的处理意见,9个月后,时年85岁的他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党组织接纳其“回家”

  为了了却父亲的夙愿,师绍宗的儿子师纪生退休后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寻找父亲党籍的问题上。他多次到父亲入党所在地山东曹县寻找能证明父亲身份的人,却始终找不到线索。

  “2007年的腊月二十五,我还在山东曹县桃源镇寻找证明人。我骑着自行车走了一个又一个村,每到一处,就设法寻找村里的老党员,向他们打听父亲的事情。”一位老大爷告诉他:“户庄老党员多,你到户庄党支部去问问吧。”

  师纪生突然想到,父亲就是在户庄村入的党,说不定能找到线索。在村里,他看到两位上年纪的老人正在村头晒太阳,于是就向他们打听村支书家怎么走,在两位老人的指引下,师纪生见到了户庄村的党支书户福田。当他问起村里面年龄最大的党员时,户福田说:“给你指路的那两位老人一位叫李保德,88岁;另一位叫李毅光,86岁。他们是全村入党最早、资格最老的党员。”

  师纪生向两位老人打听是否认识师绍宗。李毅光老人对师纪生说:“年轻的时候,我和师绍宗比较熟,他和户清云是老表,经常在户清云家住。我们家和户清云家就隔了一堵墙,当时是户清云介绍他入的党,我们还在一起开过党支部会。”

  听了老人的话,师纪生热泪盈眶,在两位老人的帮助下,他先后找到了父亲生前的战友李荣春、蔡尚友、张玉合三位老党员,他们了解情况后,当即为师绍宗写了证明材料,并将材料呈递曹县桃源镇政府。

  2008年10月10日,当地镇政府经过多方调查核实,对师绍宗的党籍问题做出了总结,总结上表明:“现经我们认真调查核实,师绍宗确为1941年8月经桃源镇户庄村党员户清云介绍入党,1948年4月被迫失去组织关系的中共党员。已悉师绍宗按照中办发(1986)16号文件精神落实为‘情侦人员’,其历史已经清楚。师绍宗生前曾要求恢复党籍,现在家属子女为其申诉,桃源镇党委按照中发(1982)24号和中组发(1988)13号文件精神,经多方调查取证,同意承认其为原支部书记户石勇时期的党员。”

  师纪生对记者说:“父亲在半个世纪的逆境中,忍辱负重,追寻党的信念从未改变,在寻党的路上他走了67年,我走了42年,父亲说:‘人活着,就要选定人生中最高的理想,并为之奋斗到底。’寻党是我和父亲的理想,这个过程虽然艰辛,但却值得!”

  师绍宗(左二)向焦裕禄陵园捐赠自行车时的留念图片

  师绍宗80岁寿辰留念

来源:大河网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